传统节日,  民间传说故事

七夕牛郎织女故事的由来

七夕牛郎织女故事的由来

【文史记载】

牵牛、织女是银河的二颗星,织女星在河东,牵牛星在河西,隔着银河遥遥相对。

最早见于文献的记载是《诗。小雅。大东》:「维天有汉,监亦有光。跂彼织女,终日七襄。虽则七襄,不成报章。睕彼牵牛,不以服箱。」这是牵牛织女神话的雏形。意思是说:天上有银河,银河的水清澈如镜,天上的织女星在一昼夜的十二个时辰里,从天亮到天黑的七个时辰都在忙碌着,但仍织不成布帛。明亮的牵牛星,也不能用来驾车载物。这时的织女、牵牛只是天上的二颗星。

班固的《西都赋》也有牵牛织女星的记载:「集乎豫章之宇,临乎明之池。左牵牛而右织女,似云汉之无涯。」将牵牛与织女星并列。

汉代《古诗十九首》:「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」这时的牵牛、织女虽然仍然只是天上的二颗星,但是作者已经将之拟人化,具备了人的性格,人的情感。

魏晋时期,曹植的《洛神赋》有:「叹匏瓜之无匹兮,咏牵牛之独处」的感叹,李善《增补六臣注文选》:引《史记》:「四星在危南。匏瓜。牵牛为牺牲。其北织女。织女,天女孙也。天官星占曰:匏瓜一名天鸡,在河鼓东。牵牛一名天鼓,不与织女值者,阴阳不和。」曹植《九咏注》:「牵牛为夫,织女为妇。织女、牵牛之星,各处河鼓之旁。七月七日,乃得一会。」这里已经明白说出牵牛、织女是夫妇。到了南朝,牵牛织女星七夕鹊桥相会的故事已经在小说里活脱脱的呈现出来,延至今日,便演变成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民间故事。

南朝梁殷芸的《小说》:「天河之东有织女,天帝之子也。年年机杼劳役,织成云锦天衣,容貌不暇整。帝怜其独处,许嫁河西牵牛郎,嫁后遂废织纴。天帝怒,责令归河东,但使一年一度会。」牵牛织女神话的梗概已经很完整的呈现。

民间传说,织女为天帝孙女,王母娘娘外孙女,在织纴的空暇,常常与诸仙女到银河沐浴洗澡。牛郎则是人间一个贫苦的孤儿,常受兄嫂虐待,兄嫂分一头老牛给他,要他自立门户。当时天地之间的距离不远,银河与凡间还相连。牛郎遵照老牛的嘱咐,到银河窃得织女的天衣,织女遗失了衣服,无法回到天上,只好嫁给牛郎。经过数年,生下儿女各一人,男的耕种,女的织布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没想到天帝知道了这件事情,非常生气,立刻派遣天神来到人间逮捕织女,王母娘娘也一同回到天上。织女被捕上天,牛郎无法跟随到天上,与儿女抬头望着天空大哭。当时老牛已经快死了,便叮嘱牛郎在它死后把牛皮剥下来做成衣裳穿在身上,便可以登天。牛郎照着老牛的话去做,果然便能带着儿女一起登上天庭。在快要追到织女的时候,王母娘娘忽然拔下头上的金簪,凭空一划,顿时便成一条波涛滚滚的天河。牛郎织女隔河相望,没有办法过河,只有悲伤哭泣。最后终于感动了天帝,答应他们可以在每年的七月七日在鹊桥相会。这便是牵牛织女七夕相会的故事。

牵牛织女在鹊桥相会的故事,应该是在汉代就有了。我们可以从宋代陈元靓《岁时广记》卷二六引《淮南子》:「乌鹊填河成桥而渡织女」得知。唐代韩鄂《岁华纪丽‧七夕》:「鹊桥已成,织女将渡」,文中引《风俗通》:「织女七夕当渡河,使鹊为桥」,宋代罗愿《尔雅翼》卷十三:「涉秋七日,鹊首无故皆髡。相传以为是日河鼓(即牵牛星)与织女会于汉东,役乌鹊为梁以渡,故毛皆脱去。」这些都是鹊桥渡织女与牛郎相会的神话。

相传民间也有织女庙用来祭祀牵牛织女星。 《古今图书集成‧神异典》卷五十引《苏州府志》:「织女庙,庙在太仓州南七里黄姑塘。宋咸淳五年嘉定知县朱象祖重修。故老相传,常有牵牛、织女二星降于此,女以金蓖划河,河水涌溢,牵牛不得渡。今村西有百沸河,乡人异之,为立庙。旧立牛、女二像。建炎时士大夫避地东冈,有经庙中,壁间题云:『商飙初起月埋轮,,乌鹊桥边绰约身。闻到佳期惟一夕,因何庙暮对斯人?』乡人因去牵牛,独存织女」,这是织女庙的传说。

 

七夕牛郎织女故事的由来

 

 

【另一民间传说】

农历七月初七,是中国一年一度的“七夕节”,也有人把这一天称之为“乞巧节”或“女儿节”。这是中国传统节日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一个节日,也是过去姑娘们最为重视的日子。不仅汉族,就是壮族、满族、北韩族等中国的少数民族也有过“七夕节”的习俗。在这次的节目里,我就来向你介绍这个节日的来历和一些有趣的习俗。

“七夕节”起源于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之一的牛郎织女的故事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南阳城西牛家庄里有一个聪明、忠厚的小伙子,父母双亡,只好跟着哥哥嫂嫂过日子。嫂嫂马氏为人狠毒,经常虐待他,逼他干很多活。一年秋天,嫂嫂逼着他去放牛,给他九头牛,却让他等有了十头牛时才能回家,牛郎无奈地只好赶着牛出了村。

一天,天上的织女和诸仙女一起下凡游戏,在河里洗澡,牛郎在老牛的帮助下认识了织女,两人互生情意,后来织女便偷偷下凡,来到人间,做了牛郎的妻子。织女还把从天上带来的天蚕分给大家,并教大家养蚕、抽丝,织出又光又亮的绸缎。

牛郎和织女结婚以后,男耕女织,情深意重,他们生了一男一女,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。但是,好景不长,这件事很快就让天帝知道了,王母娘娘亲自下凡,强行把织女带回天上,恩爱夫妻被拆散了。牛郎上天无路,还是老牛告诉牛郎,在它死了以后,可以用它的皮做成鞋,穿着它就可以上天。牛郎按照老牛的话做了,穿上了牛皮做的鞋,拉着自已的儿女,一起腾云驾雾上天去追织女。眼看就要追到了,谁知王母娘娘拔下头上的金簪一挥,一道波涛汹涌的天河就出现了,牛郎和织女被隔在两岸,只能相对而哭。他们忠贞的爱情感动了喜鹊,千万只喜鹊飞来,搭成鹊桥,让牛郎和织女走上鹊桥相会。王母娘娘对此也无可奈何,只好答应他们两人在每年的七月七日在鹊桥相会。

后来,每到七月初七,相传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,姑娘们就会来到花前月下,抬头仰望星空,寻找银河两边的牵牛星和织女星,希望能看到他们一年一度的相会,乞求上天能让自已像织女那样心灵手巧,祈祷自已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姻缘,由此形成了“七夕节”。

关于牵牛织女最早见于《诗经 小雅 大东》。 《大东》篇原是一首表现西周时代东方诸侯国臣民怨刺周王室的诗。这里,对织女、牵牛两星仅是作为自然星辰形象引出一种隐喻式的联想,并无任何故事情节。此时,它们只作为一种文化因子,开始进入文学这个大系统中。正是这种“因子”,为这个传说的生成准备了潜在的文化条件。

到了西汉时期,织女、牵牛已经被传为两位神人,而且有了塑像,面面相对。他们已经从天上来到了人间,被远远地隔离在银河两边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爱情因素同牵牛、织女传说的结合日见明显。

牵牛、织女二星已经具备人物形象—–弄机织布,思念流泪,并且开始被编织为一幕恩爱夫妻受着惨绝之苦的爱情悲剧。这表明,在当时,不仅牵牛、织女为夫妻之说已经被普遍认可,而且他们每年以喜鹊为桥,七夕相会的情节,也在民间广为流传,并且融入风俗之中。发展到这一步,显然是要经过相当长期并且是十分积极活跃的演进过程的。

稍后的三国时期,更有不少诗文反映了这一内容,如唐代李善为《文选》魏文帝《燕歌行》作注时引了曹植《九咏注》说:“牵牛为夫、织女为妇,织女、牵牛之星,各处一旁,七月七日得一会同矣”。由此可见,牵牛、织女已经成为诗人表现爱恋和思念之苦的一种突出和常用的意象。

同一个“七夕节”,在中国各地的活动内容也不同,不过,最普遍的习俗,就是妇女们在七月初七晚上进行的各种乞巧活动。旧时习俗,在七夕前几天,先在小木板上铺一层土,播下粟米的种子,让它生出绿油油的嫩苗,再摆一些小茅屋、花生在上面,做成田舍人家小村落的模样,称为“壳板”,或将绿豆、小豆、小麦等浸在磁碗中,等它长出一点小芽,再以红、蓝丝绳扎成一束,称为“种生”,又叫“五生盆”,或“花生盆”。南方各地也称为“泡巧”,将长出的豆芽称为巧芽,甚至以巧芽取代针,抛在水面乞巧。还用蜡塑造各种形象,如牛郎、织女故事中的人物,或鹰、鸳鸯等动物的形象,放在水上浮游,称之为“水上浮”。又有蜡制的婴儿玩偶,让妇女们买 回家浮在水面,以为适宜生子的征兆,称为“化生”。

“拜织女”纯粹就是少女、少妇们的事。她们大都是预先和自已朋友或邻里约好五六人,多的十来人,联合举办。举行的仪式,是于月光下摆一张桌子,桌子上放茶、酒、水果、五子等祭品,还有鲜花几朵,一束红纸,插在瓶子里,花前放一个小香炉。参加拜织女的少妇、少女们,斋戒一天,沐浴停当,准时都到主办人家里,在案前焚香礼拜以后,大家一起围坐在桌前,一边吃花生、瓜子,一边朝着织女星座,默念自已的心事。

拜魁星,俗传七月七日是魁星的生日。魁星文事,想取功名的读书人特别崇敬魁星,所以,一定在七夕这一天祭拜,祈求他保佑自已考运亨通。魁星爷就是魁斗星,二十八宿中的奎星,为北斗七星的第一颗星,即魁星或魁首。古代士子中状元时称为“大魁天下士”或 “一举夺魁”,都是因为魁梧星主掌考运的缘故。因为魁星能左右文人的考运,所以,每逢七月七日他的生日,读书人都郑重地祭拜他。
时至今日,七夕仍是一个富有浪漫色彩的传统节日。但是不少习俗活动已经大大弱化或消失,唯有象征忠贞爱情的牛郎织女的传说,一直流传在民间。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